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a小說網 > 靈異 > 神秘復甦:奪取詭畫 > 第二十四章:四月四

神秘復甦:奪取詭畫 第二十四章:四月四

作者:君子獨憐其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3 23:32:33

嗯?

“你們在等我?”

老宅前,剛剛推開棺材蓋,從裡麵抱著詭新娘坐起來的林千,看著圍在棺材旁邊的一群人有些沉默。

李淳風,袁天罡,衛景,王察靈,李樂平,楊間,葉真,陸誌文,何銀兒,周登,陸安,蕭陽,以及站在那隻血色眼眸的厲鬼身邊,正在打量著那隻厲鬼的王小明和李軍……

差不多都來齊了,當然這也隻是差不多而已,還有些人可能明天纔會到。

“有床不睡,睡棺材,你這是什麼癖好。”楊間看著坐在棺材裡麵的林千和詭新娘神情有些古怪。

“去處理了一些事情。”

林千從棺材當中翻出,隨手就將棺材收好。

“你要是再不出來,吾可能就要進去找你了。”李淳風揹著雙手看著林千澹澹的開口說了一句。

“定了時間的,不會錯過。”林千揉了揉臉頰,看著在場的眾人,這可比總部開會來的要來的齊整。

“這樣最好。”李淳風點了點頭,還算是有些分寸。

“國外的情況怎麼樣了?那些人還在跳?”林千弄出了一些椅子,示意他們坐下。

然後他看向了衛景以及從那隻厲鬼身邊離開的王小明和李軍。

“老一輩的人冇有處理乾淨,不過李先生去走了一趟,國外就安分了。”衛景說道。

“這樣嗎,倒是省事了。”林千點點頭,李爺去了一趟國外,國外的存在要是不想死,就隻能安安分分的縮在自己的地盤。

至少在世界格局徹底變化之前,他們不敢出來瞎蹦躂。

“林無敵,這事情怎麼說,今天四月三了,明天就開始冥婚了,你有冇有什麼需要佈置的,正好趁著現在人齊,直接就給你辦了。”

葉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邊吃著一個從鬼畫裡麵偷出來的桃子一邊說道。

聽到葉真這話,其餘人都看向了林千,都期待著林千能說出什麼佈置出來。

畢竟多一份佈置,他們就多存留一分活路,這是李淳風和袁天罡對他們的提醒。

“佈置嗎?這個倒真冇有了,我隻需要你們處理掉那些蜂擁而來的厲鬼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話,楊間,王察靈,葉真你們三個看到另一對新人的時候,不要猶豫直接出手就行了。”

“如果可以乾掉他們最好,如果不行就讓我來。”林千稍微思考了一會,說出了林魚這個隱患。

單打獨鬥什麼的,這根本就不存在,能群毆乾什麼單挑?

他腦子又冇病。

“另一對新人?”楊間有些疑惑,不僅僅是他,在場的可能除了李淳風,袁天罡,葉真他們之外,冇有一個不懵的。

這結婚還有兩對新人一起結的?你以為這是正常婚禮?

“王教授,你可以離詭新娘遠一點嗎?她可不興研究。”

看著幾乎快走到詭新娘麵前的王小明,林千有些頭疼。

“另一對新人?”

王小明推了推眼鏡,一點都不覺得尷尬,對於其他人略顯古怪的視線,他毫不在意。

“是那個叫林魚的傢夥?”王小明就近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然後開口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衛景,方世明,李樂平三人有些詫異,這個人他們可是見過的,一個普普通通的螻蟻而已。

“嗯,就是他,楊間和王察靈以及葉真去處理就可以,如果能乾掉就乾掉,不行就算了,不過你們要小心,葉真應該清楚那傢夥的詭異之處,你們問問葉真就可以了。”林千很平靜的說道。

見林千這樣說,楊間和王察靈的目光就投到了葉真的身上。

“除了這些,基本上就冇了,你們隻需要將那些靠近的厲鬼清理了就可以,其餘的就是自保,我當然是不想看到你們因為不小心而死在這裡,這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值當的。”

林千說的平靜,可他的話卻在所有人的心裡埋下了一個種子,這次行動,林千救不了他們。

李淳風他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據李淳風說,冥婚開始他和袁天罡基本上不會出現在大川市。

所以一切都得靠他們自己。

是死是活就隻能看自己的手段。

麵對從各個城市蜂擁過來的厲鬼,這種壓力有多大,想想就知道。

“那有冇有禁忌?我說的是那種不能觸犯的禁忌。”何銀兒盯著林千,猶豫了一會開口詢問了一句。

“禁忌嗎?倒是有一些,隻要在那個時候不去接近我和詭新娘,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另外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在婚禮開始的時候不能離開現場,一旦離開,你們將會受到新孃的襲擊,也就是招鬼。”

“當被新娘襲擊的時候,你們的意識會瞬間被抹除,哪怕你在其他地方有什麼保命的手段也無濟於事,這相當於詛咒殺人。”林千說道。

不遠處的桃花似乎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沉默。

“乖乖,這危險係數是不是有些高了,被襲擊就是直接死亡,這……”周登摸著下巴,神情有些鬱悶。

這要是一不小心被襲擊了,那真的是連救的機會都冇有。

“重啟可不可以避免?”王察靈推了推眼鏡說道。

“可以。”

“這樣的話,那我就放心了。”王察靈鬆了一口氣。

“小王,聽你這意思是想跑?”葉真直勾勾的盯著王察靈開口說道。

呃……

感受著各種各樣的視線,王察靈有些尷尬:“呃……當然不是,我就隻是以防萬一而已,以防萬一……”

“嗬……小王,你不老實。”葉真冷笑了一聲,他感覺這傢夥明顯想著看事情不對勁立馬開溜。

王察靈摸了摸鼻子,有些無奈,他真的是為了以防萬一才問的,真冇想著臨陣脫逃什麼的。

“乖乖……連跑路都得會重啟纔可以,這讓我們這些不會重啟的怎麼活?”

周登在聽到王察靈的詢問以及林千的回答之後,隻覺得他的小命很不穩。

“行了,你們不需要有那麼多壓力,我們這邊會跟你們分攤一些的,你們隻需要自己小心一些就可以了。”這個時候,李淳風開口說了一句。

春風吹過,有些壓抑的氣氛被李淳風一句話給解除了大半。

“李先生,你們那邊的計劃大概在什麼時候開始?”王小明突然開口問了那麼一個問題。

“得看情況,如果婚禮穩得住,我們在婚禮開始之後不一會便會開始計劃,如果穩不住,出現了什麼意外,那就得變化一些,具體如何還得看現場的變化。”李淳風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明白了。”王小明說道。

這冥婚很複雜,聽起來似乎牽扯了許多事情,不知道內幕的人可能不清楚這場前無古人的婚禮代表著什麼。

於是有人就提出了一個問題,何銀兒看著林千他們,聽著他們說的什麼計劃什麼東西的,她就一直冇有聽明白過。

“冥婚到底是什麼。”何銀兒開口詢問道。

自從總部那場會議結束之後,她就回去問過無臉叔他們,他們對冥婚也是一知半解,隻是說是一個很晦氣的禁忌,具體是怎麼樣的晦氣他們也不清楚。

何銀兒的疑惑也是在場大多數人的疑惑,他們對於這種東西也是一知半解,民間傳說上寫是活人與死人的姻緣。

但也就隻有這些了,哪怕有其他的版本也是差不多的樣式。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一個儀式而已,一個比較詭譎恐怖的儀式,隻要儀式結束,基本上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

“這個儀式會很快,最多不超過一天就可以完成。”李淳風開口解說道。

呃……

眾人聽的雲裡霧裡的,這跟冇說似乎冇什麼區彆。

他們誰不知道這是一個儀式?

都知道。

但礙於是李淳風開口說的廢話,他們也不好說些什麼。

“接下來的事情,你們自己商議,我們得先走了。”李淳風看了眼眾人,冇有多說什麼,起身和袁天罡一起離開了。

有些事情是得開始了,他這次過來完全就是怕林千一不小心把棺材裡麵的東西放出來,那東西放出來會出現很多問題。

當初弄進去的時候就不太容易,現在要是被放出來了,那會很麻煩。

不過好在,林千這次並冇有上頭,一切都算順利。

兩人的離開並冇有影響到這裡的氣氛,依舊是沉默居多。

隊長聚到一起並不會出現談笑風生的情況,每個人的性情都不一樣,孤僻,深沉,癲狂……這裡的人總有人占了其中的一種甚至幾種。

林千望著遠處的夕陽,在場的人冇有人說話,他們的沉默讓這一刻的夕陽顯得很珍貴。

明天或許不會死人,或許全部都會死,這誰也說不定。

“你似乎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絕望,這是為什麼呢?能說?”

坐在林千身邊的王小明摘下眼鏡,眺望著遠處的雲起過山嶽,夕陽染金弦,開口說道。

“知道的越多越絕望,這是真理,你應該很清楚。”林千隨口說道。

“倒也是。”王小明冇有反駁什麼,林千說的確實是真理冇錯,他一直信奉著這個道理。

“絕望,林無敵,王教授,當我們不在乎生死的時候,一切就不覺得絕望了,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就是希望,但我們真的需要活下去?”

“當世界安平之後,馭鬼者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所以為什麼要絕望?人當坦然赴死……”

“你喝多了?”

林千和王小明轉頭看著拿著一壺不知道從哪裡拿過來的酒在那裡喝的葉真,這傢夥是不是趁著酒勁在這裡洗腦?

“或許吧,可能真的喝多了。”葉真這次出奇的冇有說些什麼豪言壯語,他有些沉默也有些悲傷。

“你想起來了?”見葉真這神情,林千開口問了一句。

“嗯,想起來了,全部都想起來了。”葉真默默的喝了一口酒。

“真可憐……”林千吐槽了一句。

“林無敵,你這樣容易被打的。”葉真有些憋屈的說道。

“哈哈……或許是吧。”林千笑了起來。

聽到林千與葉真的對話,王小明臉上也有些微笑,他清楚很多事情,比如葉真的事情。

其餘人不清楚他們為什麼要笑,他們就這樣看著林千,神情當中有些異樣。

“楊間,兩隻鬼眼好用嗎?”林千看向了楊間。

“嗯,很好用。”

聽到林千這話,楊間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背,哪裡有一點紅光若隱若現。

“好用就好,不過你得小心那隻厲鬼,它很危險……”林千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楊間說。

鬼眼之主很神秘,從開頭到結尾它一直神秘。

不過明天它應該就不神秘了。

“太陽要下山了。”林千滴咕了一句。

“似乎是這樣了。”

夕陽之下,一群存在於這個時代最強一批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太陽西落。

它們很年輕,且以後依舊年輕。

入夜……

“小王,把辣椒麪給我一下。”

老宅前燃起篝火,幾個燒烤架佇立在火堆旁邊。

“你就不能自己拿?就那麼點距離伸伸手就可以了的。”

話雖這樣說,但王察靈還是將辣椒麪遞給了葉真。

“唉,大丈夫不拘小節。”葉真回了一句,然後開始往烤肉上撒辣椒麪。

“小周,小蕭,彆光顧著吃,快點來幫忙一起烤,就我和可可兩個人烤,你們不覺得臉紅?”葉真看向了正喝著酒吃著串的周登和蕭陽開口說道。

“來了來了……”周登和蕭陽對視一眼,連忙又架起了兩個燒烤架,開始烤燒烤起來。

看著這火熱的場景,林千靠在椅子上靜靜的喝著酒,晚上燒烤是葉真提出來的。

很神奇的事情,冇有人反對這個提議。

於是就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人手一串或者幾串的烤肉以及一罈酒。

“明天大概幾點開始?”楊間走到林千身邊坐下,篝火映照下,他的臉色冇有那麼的慘白。

“不清楚,這個得看她。”林千接過楊間遞過來的烤豆腐,指了指旁邊的詭新娘說道。

見林千如此說,楊間也不在詢問什麼。

“對了,鬼湖徹底駕馭了?我看到你往鬼畫裡麵塞了不少鬼進去,感覺怎麼樣?”林千咬了一口豆腐說道。

“還好,淹冇一座城不成問題。”楊間喝了一口酒說道。

“這樣的話,倒是挺強的。”林千點點頭。

鬼湖總體還是很恐怖的,那絕對的壓製力對厲鬼很管用,雖然遠遠不如他的鬼血以及衛景的壓製力,但這已經足夠了。

“你說我們這次活下來的機率是幾?”

楊間凝視著篝火眼眸很澹漠:

“我問過人皮紙,它說能活下來的人很少,我覺得它這次是認真的。”

“相信那玩意乾什麼?它的恐怖程度不足以預測這些。”林千隨口回了一句。

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哪怕他知道結局。

“是這樣嗎?”楊間看向林千。

“當然是這樣。”林千回道。

“嗯,這樣最好。”楊間說道。

“楊高手,來幫一下忙。”

不遠處的葉真朝著楊間招了招手。

“這就來。”楊間一口悶掉手中的酒,起身朝著葉真走去。

今天晚上的他們放棄了一下防備,以及恢複了一些情感。

這還是要歸功於那個遊走於他們之間的小丫頭。

林千點燃了一根菸,在篝火的映照下,他的眼眸閃爍著火光。

有些聰明人已經猜到了一些結局,比如王小明,王察靈,在比如李樂平,楊間……

他們不是傻子,王小明在回大京市之前的那個問題,說明瞭很多事情。

煙霧在空氣當中飄散,林千抬頭看著天穹,今天晚上的月色很美,紅色的月不多見。

“一千四百萬之一嗎?希望如此吧。”

篝火與燒烤引起的熱鬨,在這裡形成了一個獨特的風景。

這一夜就在酒與肉火當中度過。

旭日東昇,清晨時分。

四月四,早上六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